肝胆一古剑

views 所属分类:长篇连载
发布于 2021-11-08 00:40:21
收藏


  京师。春天的脚步已来临。

  拂晓时分,下着绵绵细雨,已是“梅雨”时节。

  司马长青像往常一般在天亮之前起来,跑到后花园运功行气,练了一顿拳脚功夫,近日他对“踪云步”有着很大的进步,心中自是得意。

  他已是一个中年人了,精神却比一般年轻人还要充沛,这除了他的根基深厚,与他这数十年如一日,从未间断的不停锻炼也大有关系。

  很多人都知道他懂得几下子,但知道他身怀绝技的人却很少。

  他本来是富有人家的子弟,自小便被送上嵩山少林寺学武,三十出头继承父业,现在,已经是京城的首富。

  由于他傲人的财富,那些王公大臣无不乐于交他这个朋友,由于他的圆滑,不少人甚至将他倚为心腹。

  善于理财,加上良好的人际关系,想不发达都很难。

  但世间事,很少有十全十美的。

  他什么都有了,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一子半女。

  两年前,他的元配病故,打了一年多的光棍,及至半年前经友人介绍,娶了一个叫林惠芳的女人作填房,冀能老来得子,以便继承这份庞大的家财。

  可是却事与愿违,虽然他几经努力,新夫人的肚子仍然未能通货膨胀,不知毛病出在哪里?

  一遍枪使过,司马长青反手将枪插在地上,看着枪入土盈尺,面上露出了笑容。

  ——自觉金枪不老,雄风依旧。

  想到这两句话,他的心就飞往卧室中仍在作海棠春睡的林惠芳身上。

  美艳的面庞,惹火的胴体,以及那令人血脉贲张的呻吟……皆一一浮现在脑际。

  他有些迫不及待地回到内堂,草草沐完了浴,急步走入卧室。

  林惠芳已经醒了,柔软的锦衾滑在一边,展现出诱人犯罪的胴体。

  她并不是没有穿衣服,但衣服只有一件,而且是又柔又薄又贴身。

  在明亮而柔和的灯光下,那双水汪汪的媚目,娇嫩得吹弹欲破的脸颊,还有上下极为丰富,但当中却纤细如杨柳的腰肢,比全裸更令人发狂。

  司马长青以最快的速度脱去了衣裤,一跃上床。

  林惠芳亦同时金蝉脱壳般,脱去了那件柔软的衣衫,呈现出白嫩滑润,而且又富弹性的胴体。

  可是当司马长青腾身而上时,她就开始作怪了。

  惹火像蛇一样的她,在床上扭来扭去。

  每当紧要关头,终是滑开一些,以至他总是功亏一馈,弄得气喘如牛,而不得门而入。

  在女人方面,这些动作简直不费什么力气。

  可是在男人方面,几次这等情况发生之后,必定气喘如牛,也一定累得一身大汗而恨不得有个地缝能钻下去。

  “你……你这是做什么?”司马长青气喘吁吁地道。

  “我没心情。”

  “为何没心情?”

  “我心中有事……”

  她边说边似在扭动,不让他得逞。

  她不扭还好,愈扭愈撩得他欲火上升。

  “你……你这不是存心整人么?我正在兴头上,你却来上这么一手,岂非要我的命?”

  “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呀!谁教我心中恰好有事,你只好忍一忍了。”

  这种事,这般情景,只要是正常的男人,如何能忍?

  “你究竟有何心事?”他不死心的仍在努力找寻目标。

  “我们是夫妻,对不对?”她柔声问,仍在扭动。

  “当然是。”

  “夫妻之间是否应该无话不说?”

  “那还用说么?”在无望的情况下,他只好停止劳而无功的动作:“夫妻一体,同命相依,彼此之间不应保留秘密。”

  “你既然如此认为,但为何不将你的秘密告诉我?”她柔声道。

  司马长青一怔,道:“我的秘密?我哪有什么秘密?”

  “真的?”

  “我怎会骗你。”

  “你难道没有背着我做过一些不可告人之事?”林惠芳笑道,笑容怪怪的。

  “啊!你好厉害,竟然连这件事都知道。”司马长青的脸色有些不自然:“我要为‘怡心院’那位艳红姑娘赎身之事,其实那只是戏言。奇怪,你是如何得知的?”

  “谁管你纳不纳妾?我又不是醋娘子。”

  “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瞒着你呀!”他摆出一脸无辜的样子。

  “你自己心中有数。”林惠芳轻叹了口气,道:“你是个有身份的人,更是我的终身依靠,我可不愿你暗中与某些人勾搭,以致招来横祸飞灾。”

  司马长青突感有一股寒流起自脚底,直往上冒,满腔欲念消退得无影无踪。

  “你究竟知道了些什么?”他神色倏变,语气冷似寒冰。

  “昨晚三更,你偷偷溜在后花园,与一个黑衣人密谈……”

  她边说边以纤纤玉指在他背脊抚摸,状似挑情。

  “你听到我们谈话的内容?”司马长青神色狞猛地狠盯着她。

  “可是距离太远,听不大清楚,只断断续续听到了几句。”她对他狞猛的神色毫不为意。

  “哪几句?”

  “好像是……你们要将什么人秘密护送出京,觅地藏匿……”她淡然地道:“老爷,这世间有许多事是沾不得的,一旦沾上了,将会导致身败名裂甚至家破人亡。”

  “你给我记住,必须将昨夜的所见所闻,全部忘掉,知道么?”

  “你们究竟要将什么人护送出京呀?”林惠芳不答反问。

  “这不是你该问的。”司马长青低吼。

  “我当然该问,否则,我如何向上司交代?”林惠芳笑笑,笑容怪怪的。

  “向上司交代?什么上司?呀!该死……你……”

  司马长青刚心生警觉,刚想有所行动,却突感背后身躯一震,立感全身无力,动弹不得。

  有心算计无心,一击得手。

  “你……你究竟是谁?”司马长青气急地问。

  “别管我是谁,现在该是我问你的时候。”

  林惠芳冷冷一笑:“我要知道你们将谁护送出京?送往何处藏匿?你们的主事人是谁?”

  “我什么都不知道,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司马长青咬牙切齿地道。

  “你这是何苦!难道非要尝到酷刑的滋味后才肯吐实?”

  她轻轻抚摸他的脸颊,动作好柔好柔:“你该知道他们那些人都是冷血动物,也是嗜血的怪物,整人的手段千奇百怪,纵使你是金刚再世也能将你整成一条鼻涕虫。你我总算是夫妻一场,我实在不忍见你遭受那些残酷的刑求。”

  “你别说了,怪我瞎了眼,竟然将你这种女人娶进门。”他哑声道:“要口供没有,要命只有一条,你随时可以拿去。”

  “我不会要你的命,尤其是在未获得你的口供之前。”林惠芳摇头道。

  “反正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除死无大难,你休想在我口中挖出一个字来。”

  “或许你真的不怕死,并能熬得住酷刑,但他们有许多奇异的审讯方法,你一定会乖乖招供的。”林惠芳得意地笑道。

  “哼!你是在说梦话。”

  “是不是梦话,到时候就可分晓。现在,我要带你走。”

  不久,是一辆轻马车由后花园侧门驶出,车厢门帘深垂,向西疾驰而去。

  同时,一直隐身于花园一角的老园丁,当马车驰出侧门后,亦轻轻自另一道小门溜出,消失于院墙转角处。

  ※※※※※※

  两个时辰之后,有关这件事的资料都已经整理妥当,送到西山附近的一座庄院。

  庄院内堂的密室中,笼罩着严肃的气氛。

  一张宽大的长案前,坐着三个男子。

  坐在正中的是一位长相威严穿着青色长袍的老者,左首坐着一位相貌清秀的中年白衣文士。右首则是个身穿劲装的虬髯,正在静听一位年轻女郎的报告。

  那年轻女郎年约二十岁左右,坐在另一张案桌前,长案上放着两个卷宗,以及文房四宝,美丽脱俗的面庞流露出宁静的神色。

  报告非常详尽,足足花了将近半炷香时刻。

  听罢报告,白衣文士和虬髯大汉神色大变。

  “咱们可曾做好应变措施?”虬髯大汉急问。

  “事情发生后,已立即切断司马长青的所有关系,并撤销了他所主持的那个密站。”美女郎沉静地道:“至于他的家产,虽已利用特殊管道委请有力人士出面保全,但能否保全得住,则无法预料。”

  听罢报告之后,一直在沉思的青袍老者,此刻抬起头将目光分别落在白衣文士及虬髯大汉面上:“两位大侠,老夫明白相告,司马长青之被捕,乃是我方所设计的一项谋略作为。

  为了挽救危局并进而达成大目标,所以不得不忍痛牺牲他这位核心干部。有关详细内情,由玲儿相告。”

  白衣文士与虬髯大汉闻言一怔,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注在美女郎身上。

  美女郎从容不迫地打开案桌上的一个红色卷宗。

  “两个月前,我们发觉司马长青那位新夫人林惠芳的行迹可疑,立即派人暗中调查与监侦,历经一个多月的时光,才查出她真正的身份,是江湖上的艳名远播的白妖狐杜秋娘,而她却于一年前即被对方网罗充任密探。”

  美女郎神情严肃地道:“由于这个发现,咱判断司马长青平日的行动已引起对方怀疑,甚至身分已曝光。可是对方却一反常态,迟迟未采取逮捕或搏杀行动,这种反常的情形,经研判所得,对方很可能在放长线钓大鱼,希望借由司马长青身上以侦知我方其他核心人员及主事人的身分,以便一网打尽。”

  她停歇了一下,继续道:“司马长青并不知道自己的身分已曝光,本组织亦刻意不向他示警,将计就计,捏造人已被我方秘密送出京的假情报,希望借由他的被捕而诱使对方的高手密探离京追缉,以减轻我方所受的压力,确保那个人藏身处所的安全。凌晨,对方已中计逮捕司马长青,咱们的策略可说成功了一大半。”

  白衣文士与虬髯大汉这才知晓,司马长青的被捕敢情尚有如此曲折的内情。

  于是各自长长吁了一口气,消除了紧张的神情。

  两人都是这个秘密组织中的核心人员,当然知道那个“人”的藏匿处所是最高机密,美女郎既未提起,他们亦不敢动问。

  因为凡是机密之事,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泄密的顾虑。

  突然,白衣文士刚纾解的紧张神色,忽又重现,并皱起双眉,欲言又止。

  “庄大侠敢情对本案有所疑虑或建言?”青袍老者问道。

  “在下确有所虑。”

  白衣文士点头道:“司马长青受过严格的训练,熬刑功夫独到,万一他坚不招供,并以‘成仁环’自杀,咱们的计划岂非落空?”

  “司马长青拥有的‘成仁环’,早于发现其身分曝光时予以收回,所以他自杀的机率不大。”

  美女郎微微一笑,道:“庄叔说得是,司马长青受过严格的专业训练,很可能坚不招供。

  纵使如此,咱们仍然能够达到谋略导误之目的。”

  白衣文士和虬髯大汉听得一头雾水。

  暗忖:这种说法岂不是自相矛盾?既然不可能会招供,假情报就无法传输给对方,又怎能达到谋略导误之目的?

  两人的脸上,明显地刻上“不信”两个字。

  青袍老者则微微点头,威严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美女郎对各人的反应,并不感到意外。

  她不待白衣文士等两人质疑,迳自解释道:“在一般审讯技术中,施予身体的刑求虽然广被采用,且具相当效果,但这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如果对象的意志力非常强,就很难获取口供,司马长青就是属于这一类型的人。对付这类型之人,必须先摧毁其意志力,瓦解其心防,始能取得口供。”

  她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咱们的敌人在这几年来网罗了许多江湖高手,其中不少具有奇技异能之士,擅长诸如幻术、迷魂、撼神等秘技,可控制人的神智。当对身体的刑求无功,必然会采用那些秘技取供。司马长青在神智迷失的状况下,怎能不乖乖吐实?如此一来,咱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原来如此!”

  两人恍然大悟,对美女郎的才智敬佩万分。

  “目前情况发展,相当符合我方的预想计划,咱们应立即展开下一步行动。”

  青袍老者下达指示:“其一、加强山东以迄南京地区的秘密活动,制造假象以符合假情报的真实性,牵制对方的高手密探于该地区。其二、秘密侦查对方的秘密据点,掌握其高手密探之行踪,并伺机搏杀之。”

  他轻咳了一声,将目光落在白衣文士与虬髯大汉脸上,道:“此两项工作应同时分头进行,有劳两位策划。咱们最终的目标能否达成,全在此一举。在执行上可有问题?”
  “在下兄弟遵命。”

  白衣文士欠身道:“就目前我方实力言,尚有能力执行调查、监视以及布线等工作,其中或有某些困难,相信可以克服。至于搏杀对方高手密探一节,亦仅能对付普通高手,绝无能力搏杀对方的超级高手。假如对方派遣名震天下四大高手中的任何一人前来,咱们不但没有丝毫机会,而且会遭致重大的损失。”

  青袍老者轻叹道:“老夫亦知困难重重,但目下势成骑虎,不得不进行。必要时只得求助于武林各大门派,如果各派的掌门人或长老级人物能出动,就大有可为了。”

  “老爷子,这个构想恐怕碍难于行。”

  白衣文士摇头道:“武当受朝廷供奉,少林受朝廷节制,甚难说动他们,至于其他门派亦不可靠,当他们一旦知道欲对付的是什么人时,恐怕没有人会首肯,他们绝不敢拿山门的基业作赌注。现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设法网罗一些江湖奇士……”

  “或者雇请一些杀手,我想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虬髯大汉接口道。

  “二弟,别胡说!”白衣文士斥责道:“咱们是为了公义真理而奋斗,岂能采用这种手段?”

  “大哥,你的想法未免太食古不化。”

  虬髯大汉反驳:“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们的对手十九都是冷血之徒,咱们既为公义真理而战,雇请杀手又有何妨?以目前咱们的处境而言,你还能想出更好的办法么?”

  白衣文士一时语塞,他怎会不清楚目前的处境?

  青袍老者突然将目光投向美女郎,道:“玲儿,你认为呢?”

  “义父,我认为陆叔的提议,不失为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美女郎正色道:“咱们以往那些墨守成规的作法,实在有自缚手脚之感,今后必须改弦易辙,多方吸收人才,并采用各种不同的手段打击对方,始有成功之望,雇请杀手就是有效手段之一。何况干杀手的人并非个个都是冷血凶暴之徒,其中不乏有风格、有原则者,所以此法不妨一试。”

  众人都将目光凝注在青袍老者身上,静待他的裁决。

  这位青袍老者的身分甚为神秘,在他们这个组织中,皆以“老爷子”称呼之,但从其所流露出来那股雍容威严的气度,应非等闲人物。

  美女郎姓郭芳名玉玲,是老爷子三个义女中的一个。

  她博学多才,深通医理,更富机智,所以老爷子倚为肱股,唯一遗憾的是不会武功。

  白衣文士与虬髯大汉是结义兄弟,白衣文士姓庄名士迁,绰号“白衣秀士”;虬髯大汉姓陆名弘,绰号“虬髯客”。

  两人皆为武功高强的内外兼修之士,在江湖上享有盛名与崇高地位,被尊称为“北地双杰”。

  “玲儿的见解颇有道理,咱们的确不能再坚持以往那些原则了。”

  老爷子缓缓地道:“雇请杀手之事,可以试着进行,但要慎选对象,至少不能雇一个坏事做绝,丧尽天良的人。”

  他沉吟了一下,又道:“谈到杀手,使我想起一个人,如果能请到他,咱们牵制敌人的工作一定能顺利完成,只是……”

  “义父,只是什么?”郭玉玲问道。

  “只是为父不便开口,否则便有施恩图报之嫌,唉!”老爷子轻叹道:“可是目前唯有他能解燃眉之急,说不得只好向他求助了。”

  “哪人是谁?”郭玉玲惑然问。

  “你是否还记得三年前,重阳那天,为父偕数位好友自西山登高祭酒后返家途中,在路旁救回的那个伤重奄奄一息的年轻人?”

  “啊!沈野,沈大哥!”郭玉玲忘情地惊呼。

  “正是他”

  老爷子点点点,颇含深意地看了她一眼:“义父知道你一定不会忘记的,他那一身内外伤还是你为他治愈的,是么?”

  她当然不会忘记,那是她一生中唯一的小秘密。

  三年前,她还是个十七周岁的女孩,这正是每个少女最会做梦的年龄,当然她也不例外。

  短短一个月相处,她竟然为那个来历不明的陌生年轻人倾心,由于所受教养的关系,她不敢表现得太露骨,可是对方似乎毫无反应,只好将那份秘密深藏在心中。

  沈野伤愈离开的那一天,她一个人躲在房中暗暗哭泣。

  往后的一段日子,她仍然忘不了那个具有天生挺秀气质的年轻人。

  人海茫茫,聚散无常,原以为今生永难得知他的音讯,想不到义父却带来一丝讯息。

  她这刹那间的失神,敢情已引起老爷子的注意。

  “玲儿,你怎么啦?”

  “啊!没什么。”

  郭玉玲娇靥微微一红:“女儿是在想,沈大哥只不过会一些普通拳脚功夫,连三流高手都称不上,而咱们需要的是超等高手,找他来根本派不上用场呀!”

  “谁告诉你,他只会一些普通拳脚功夫?”老爷子笑问。

  “沈大哥自己说的。”
  “你与为父一样的被骗啦!”

  老爷子苦笑道:“他具有一身深不可测的武功,是当今江湖上五大神秘人物之一,他的名号有震慑人心的魔力。”

  “您又是怎生知晓的?”

  “是他留下的那件信物泄露了他的底细。”

  老爷子有些神往地道:“他临走时交给为父一块竹牌,表示日后如有差遣,只要差人持牌捎个口信,必定赴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当时我并未在意,仅一笑置之,及至好友‘血痣钱胆僧’悟非大师来访,无意中谈及此事,想那悟非大师行脚天下二十余载,江湖见闻何等丰富,一眼就看出该竹牌来历,为父这才知道他的底细。”

  “那可是一块长约三寸,宽约寸半,正反两面各雕有一具无名神像的竹牌?”白衣秀士神情有些异样地问。

  老爷子点头笑道:“不错。”

  “‘追魂符’!杀手‘追魂’的信托。”

  虬髯客脱口惊叫:“老天爷,他是杀手中的杀手,这一行业中的祖师爷,据江湖传闻,只要他接下的案子,没有办不成的。”

  “贤昆仲果真见多识广,他就是‘追魂’,至于是否真的叫沈野?就不得而知了。”老爷子点点头道。

  “他是个神秘人物,江湖上谁也不知他姓甚名谁?”
  原先反对雇杀手的白衣秀士,翘起大拇指:“一般杀手都是以暗杀为主要手段,他却反行其道,采取与猎物面对面搏斗,给对方一个搏命的机会。同时,他接买卖有个原则,如果猎物是孝子或是忠烈善心人士,则一概拒绝,所以在江湖中口碑颇佳。”

  “沈大哥真是那个叫‘追魂’的杀手?”郭玉玲似乎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像在自问,又像问别人。

  “玲儿,你可以不信爹的话,但必须相信悟非大师与庄陆两位叔叔的江湖见闻,我想应该错不了。”老爷子正色道。

  “玉玲小姐,我未曾见过那位沈野,也未见过‘追魂’的真面目,但却敢确定那枚竹牌就是‘追魂’的信物。”

  白衣秀士由于尊敬老爷子,故称郭玉玲为小姐:“信物是某些特殊江湖人士的身分代表,姓名纵或有假,信物绝不会假。‘追魂’每当锁定猎物时,皆循例于三日前,向猎物寄留‘追魂符’示警,今其遣散身边无关人员,以免伤及无辜,假如猎物不予理会,或是请人助拳,届时他将毫不留情地予以搏杀殆尽。两年前,我机缘巧合,曾见过。假如老爷子手边那枚竹牌,真的是沈野所留,那他准是‘追魂’无疑!”
  郭玉玲沉默无言,暗付:“沈大哥可能就是‘追魂’,好在他做人颇有原则,我与义父并没救错人。”

  “老爷子,您既已决定,此事还是及早进行为是,不如交由我兄弟前往敦请……”虬髯客是个急性子,想到就做。

  “你们兄弟急需离京开展工作分身不得。”

  老爷子打断虬髯客的话,审慎地道:

  “他临走前曾留下联络人的住址,我想还是亲自跑一趟为妥。”

  “老爷子万万不可。”

  白衣秀士为人稳重,急忙劝阻:“您是主持大局之人,怎可轻易离京?我看倒不如请玉玲小姐跑一趟较为适合。玉玲小姐曾为她疗过伤,且彼此年岁差距不大,说起话来亦顾忌较少,是位非常适当的人选。”

  白衣秀士心思细密,是个鬼精灵,郭玉玲刚才刹那间失神的模样早已落入他眼中,这个老江湖立刻猜到她与沈野间必有某种微妙的关系,因此建议由她前往。

  事实上,在座的人都各有任务,为了保密计,又不宜派其他人前往,除了郭玉玲,真难找出一个合适的人选。

  “好吧!就由玲儿跑一趟。”

  老爷子考虑了一下,将目光落在郭玉玲脸上:“爹信得过你办事的能力,但有一点你要注意,干杀手的人,在心态上往往异于常人,你在态度与言辞上务必谨慎,万勿将那枚信物视为万灵丹,以免将事情搞砸了。”

  “义父请放心,女儿一定不负所望。”郭玉玲信心满满地说。

  ※※※※※※

  沈野一脸霉相地坐在马背,任由马儿要死不活地在山径上踱步。

  这趟苗疆之行,他不但赚了一大票花红,并且与那位艳绝人寰的红花峒二公主李媚缠绵了一段日子,可说是人财两得。

  按理,他应该意气风发才是。

  可是他目前那副邋遢的样子,那像个得意的人?

  说正确些,他像条落水狗,而且是条落水的病狗!

  自他北返踏入中原的第一日起,灾难就降临了。

  记得那是午正时刻,他正在路旁一家小吃店进食,突感腹痛如绞,冷汗直冒,浑身乏力,约持续了半盏热茶时刻,痛楚才逐渐消退。

  可是灾难并未完,腹痛虽已消退,但丹田却升起一股非常强烈的欲火,像大海中的浪涛一波波涌向全身,连他那已修至炉火纯青的“乾坤大真力”也几乎抑制不住,让他吃尽了苦头,这是第一次发作。

  第二次发作的时间,是在七日后的午正时刻。

  腹痛的程度和第一次一样,但欲火焚身的程度更为强烈,逼不得已,他只好去当地的勾栏院花银子发泄。

  浪迹江湖多年,见闻广博,他明白是被人下了手脚。

  而这个人可能就是李媚。

  世人皆知苗女多情,亦善下蛊。

  李媚是威震苗疆的红花峒峒主李法的次女,在苗疆可称得上第一美女,苗人皆称她为二公主,她精于蛊术,乃理所当然之事。

  当他与李媚有了亲密关系之后,李媚曾要求他留在苗疆作二附马,他不愿留下,只好偷偷一溜了之。

  他很清楚,只要掉头返回苗疆与她长相厮守,一切灾难皆可化为尘烟。

  可是他不能,中原有他的希望与梦想,他不甘心老死苗疆。

  也不知经过多少次的痛苦折磨,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反正每隔七日就来上一次,他几乎麻木了。

  这天上午。

  他终于快到家了。

  说是家,倒不如说是房子来得恰当。因为那儿没亲人,也没有爱,只能叫房子。

  坐骑懒洋洋地在踱步,行至一座宅院门口时,突然止步不前。

  他缓缓抬头一瞧,敢情那正是他朋友叶明辉的家。

  他暗忖:这趟出远门快半年了,好久未与朋友叙旧。应该找他聊聊。

  在这位朋友面前他不必谦抑深藏,可以意气风发地谈天说地,可以随便东拉西扯,毫无顾忌,因为叶明辉是圈外人。

  何况听众之中还有个美丽可爱的云娘。

  进了门,使他感到失望与难过,叶明辉竟然于四个月前病故了。

  在朋友的灵前上过香,正准备走人,却被云娘给拉住了。

  原本美丽的云娘,此刻娇靥上平添些淡淡哀怨神色,那一袭素服穿在她美好的娇躯上,更显出一种不可言传的风韵。

  难怪俗话说:“若要女人俏,需带三分孝。”此话颇有道理。

  此刻,她的神情,就有一股恬静的,却又含着哀伤的美与一种无所适从的迷惘。

  那种哀伤与迷惘的神情,令人既爱且怜。

  云娘准备些茶点,并陪他喝了些酒,哀愁的气氛总算渐渐消散。

  两人谈些别后之后,尤其是他,将苗疆一些奇风异俗如数家珍般说给她听。

  云娘是很好的听众,尤其此刻他束起长长秀发,露出那截雪白的颈脖,有时俯低身子,隐约可见半挺乳房的一部分。

  这种景象,沈野几年来已经看过不知多少次,他早已不以为怪了。

  两人谈得入神,忘了时辰,午正时刻,沈野的腹痛又发作了。

  因为今天恰是发作周期。

  他又痛得弯腰抱腹,冷汗彻体。

  事出突然,云娘吓得六神无主,半晌才慌乱地将沈野扶入卧房,躺在床上。

  她坐在床口为他按摩,希望减轻其痛苦。

  半盏茶时间,腹痛渐渐消退,欲火将升,沈野示意仍在替他按摩的云娘离房。

  她怎知沈野的用意?根本不予理会。

  欲火渐渐烧得他全身躁热,理智则与欲念成反比迅速减弱。

  突然,他粗暴地拉她上床,并撕下了她的衣裙。

  老天!那具曲线起伏雪白胴体,以及纤纤欲折的柳腰,丰满的乳房,修长雪白滑润的大腿……轰然一声燃起他更强烈无比的欲火。

  云娘没有叫,亦不挣扎,更不急于拉锦衾掩藏赤裸的身体,面上反而泛起暖昧迷人的笑容……他的动作十分粗暴激烈,毫无怜香惜玉之心。

  云娘梦呓式的呻吟,身体起伏中不时有退缩的动作等等,这些,似乎都足以证明他的激烈程度。

  好久好久……

  他们忽然都停止不动。

  他埋首在温暖香滑的乳沟中,内心充满奇异的满足,以及发泄后的轻松。

  但随着理智的清醒,愧疚感突然汹涌而起,像毒蛇般狠狠咬啮着他的心灵,使他悔恨不已。

  “唉!”他暗自叹息,假如她不是朋友的妻子,满足后,便不会有如此这般的愧疚感了。

  然而这个被自己压在底下的赤裸美女,却的的确确是朋友的妻子,自己也的的确确做了很糟的事情。

  他再次深深长叹,抬起头深深注视她,玉面朱唇依然那么醉人,使他又一阵心动。

  她没有疲乏地朦胧睡去,也像他一样,睁大了眼睛回视对方。

  她的眼光也像他一样,深不可测。

  她连自己都认为她的身材丰满适度,乳房坚挺,腰细腿长,尤其是皮肤雪白娇嫩,滑不留手,面貌更像仙女般漂亮动人。

  但这只是她现在的相貌身材。

  七年之前,她十五周岁时,却只是个面黄肌瘦矮小难看的小丫头。

  那一天她好无聊,无精打采走人一个房间,房间里堆放着许多杂物,还有很多古旧不用的家具。

  她正在东瞧瞧西看看时,忽然听到隔壁传来吃吃的笑声,那是嫂嫂的声音。

  嫂嫂为什么跑到隔壁那间空房?

  她为什么发笑?

  又为什么笑得如此奇怪?完全不像平时的笑声!

  接着听见一个男人含含糊糊说了几句话,话的内容并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个男人,竟然是家中雇用的长工张旺。

  他为何跟嫂嫂躲在空房内?

  他如何能使嫂嫂发出那么奇怪的笑声?

  她找到一条缝隙悄悄望去,只见有两个人在那张只铺了草席的床上,景象令她脸红心跳。

  因为那两个人身上都没有穿衣服,像两只大白羊。

  这两个人当然就是张旺和嫂嫂,她看见张旺健壮高大的身躯紧紧地压在嫂嫂白嫩丰满的裸体上。

  她还看见嫂嫂抱住张旺,一面娇笑,一面呻吟,一面又用牙齿咬着张旺的肩胛……云娘看得又心跳又头昏又脚软。

  但自此以后,她的日子便好像没有那么无聊,她觉得人生似乎有某些事可以追求或期待……洞房那一夜,就是她期待的一刻,但叶明辉笨拙的动作,让她生气,她既没笑,也没有发出呻吟,刹那间就结束了。

  心中的渴望在期待中落空,反而变成隐藏内心深处的失望。

  洞房的初夜固然如此,往后的日子亦然,每次她脱光衣服躺在黑暗中,等到身上的男人滚落下来,便在他呼呼睡声中,承受那无尽的失望。

  ※※※※※※

  她替沈野斟满了酒,白嫩的玉手很稳定。

  今夜已是他们连续幽会的第五个晚上。

  她瞧得出沈野眼中的痛苦,但也知道等他再喝两三杯,激情就会代替了痛苦,热情的动作就会代替了喝酒和言语。

  沈野深深注视她,眼中似乎没有酒意。

  “你好美,是我平生所见最美的女人。”他的声音温柔而低沉。

  “我只是美丽么?”她轻轻的问,心里忽然有一种感觉,他与她的关系恐怕将要结束了。

  “当然不止。”

  “那你说说看,还有什么?”

  “你聪明、温柔体贴。”他答得很真诚:“你在床上也是最好的,懂得承欢男人。我不骗你,我是有经验的男人。”

  “我在你心目中真有这么好?”她大为欢欣,嫣然而笑。

  “当然。”他的语气非常肯定。

  可是她的笑容一闪即逝,旋即浮现出哀伤的神情。

  “你今晚使我有一种很奇怪的可怕预感。”她低声道。

  “我很痛苦,你当然知道为了什么?”

  “我知道。”

  “你呢?”

  “我怎样?”

  “难道你一点都不后悔?一点都不内疚?”

  “我绝不后悔,更不内疚。”她语气坚决,表示出绝不动摇的决心:“不论将来会有什么后果,或要付出多少代价,我都不会后悔。”

  “哦!你……”

  “如果没有你,我纵然活到一百岁也跟没有活过一样。”

  沈野沉默无言。

  她的话也不能说是没有道理,一个人如果活上一百岁,却没有渴望中的快乐,那的确是不如不活了。

  反过来说,一个人一辈子如果有过刻骨铭心的快乐,纵使时间极为短暂,那他的人生就会感到充实,才不负白白来这世上走了一遭。

  “但我却不能不后悔,不能不内疚。”沈野转动并注视手中酒杯,好像在杯子上可以看出深奥的道理:“我和他是朋友,他尸骨未寒,我们这样做,是一种罪恶。”
  罪恶?这个名词太刺耳!

  云娘并没有为这两个字感到内疚!

  她一直觉得两人发生关系是很自然的事,并不认为这是罪恶。她是个成熟的女人,而且已是自由之身,当然有权利享受人生。

  所以她绝不后悔!

  “总之你是想走,你想远远离开我?”

  “是的。”

  “天啊!”她低低叫了一声,微抖着道:“你走了之后,我还剩下什么?为谁活下去呢?”

  这种悲叹自怜令人荡气回肠。

  沈野默默地看着她,突然冲动得比平时强烈十倍甚至百倍,他作了个彼此熟悉的手势。

  云娘立刻袅袅起身,身上的衣服忽然裂开,裂缝内雪白柔嫩光滑的美好肉体再也没有任何遮蔽了。

  她让这个英俊挺秀的男子迷醉的欣赏好一阵子……

【完】
猜你喜欢
长篇连载
长篇连载
长篇连载
长篇连载
长篇连载
327 次观看   2020-06-18 17:14:20
长篇连载
93 次观看   2020-06-18 17:14:20
长篇连载
1005 次观看   2020-06-18 17:14:26
长篇连载
519 次观看   2020-06-18 17:14:26
长篇连载热门套图
长篇连载
1067 次观看  
长篇连载
1066 次观看  
长篇连载
1065 次观看  
长篇连载
1057 次观看  
长篇连载
1054 次观看  
长篇连载
1047 次观看  
猜你喜欢
长篇连载
1067 次观看  
长篇连载
1066 次观看  
长篇连载
1065 次观看  
长篇连载
1057 次观看  
长篇连载
1054 次观看  
长篇连载
1047 次观看  

© Copyright 2021 85影视网|85电影网|85影院|八五影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Made with by https://85koa.com/ 纸飞机@zhaoggg